立即下载

一起刀光剑影出生入死,结局那么伤

[已跟帖0条] 2014-02-28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在碧海,是我第一次玩网游,第一次玩PK游戏。挑了个奶妈职业。遇到了铁血龙城的朋友,把我个一无所知的小白带成了一知半解的酱油A奶。那里有青蛙有不败有脑袋有征程有娃娃有破碎有燕羽有青天还有很多很多的小伙伴。我把他们看得很重,真的,第一次玩网游真的觉得他们很真诚。后来,走的走散的散。我也选择离开宗门,当一个野人,自建宗门一个人玩,然后遇到了生死追随的某人。

  或许吧,是网恋了。我当时偶尔会觉得不忿,我也算年轻漂亮,为什么别的女孩能在游戏里找到有钱的老公还能换了一个又一个,都能帮她们砸宝石砸宝宝买时装升级挂机啥的,我的什么都是我自己一手置办起来的,有个人说是怪我不会卖弄风骚。。。。。好吧,这个真不会。

  这份不忿一直持续到后来,某个人对我很好。除了不能给我砸宝石砸宝宝买时装升级挂机啥的,但是他只要一上线就陪着我,一直陪着。不离不弃,不失不忘。我采果子,他采满让我爆,我刷盘子只需要坐炉子,我不想做任务,他就双开着拼着两分钟掉三次线给我做任务,我练宝宝,他去砍魔。。。

  一直这么好也行,想和他一起玩到死区。但是他从加我QQ到要电话,然后又问我地址猜我身份证号,我畏惧了。我对未知带有莫名畏惧,于是我开始厌倦开始逃避。一天他拿着好东西来找我献宝,我说,我们离婚吧。他问为什么。我说不想玩了。他说一起删号一起不玩。我撒谎了。撒了个圆不住的谎。至今还记得他骑着那头悲伤的羊驼站在离婚NPC的拐角处伫立着不肯前进一步。他怒,对我那么好我连个好的理由都不能给他。离了婚他就清号了。不玩了。我当时是有事不能玩,是个考试。后来我不愿意考那个劳什子的资格证,就又回去玩了。他知道后也回去玩,问我,继续在一起,我说太累。他说我骗他,真的很愤怒。愤怒到他登我的YY删了我所有好友,删了我游戏的所有好友和包裹。当他做了这些,我觉得轻松很多,负疚感减轻了很多。到此为止。

  本来是出了名的和平玩家,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因为心境变了,想打架,想撒疯。后来就被拽进了实力很不错的圣域宗门,很多土豪和屌丝。都很讲义气,很快的融入到一起并且开始打打杀杀,逢到打架必然到场助阵。很喜欢这个群体———那是小青天送给我的朋友,虽然刚把我拽进圣域的时候小青天就不玩了。或许是看我太孤单,临走前就送了我一些他认为很好的朋友们。那是个爱唱歌的小男孩,是个笨蛋。喜欢唱歌给我听,我唱的时候却老是捣乱不让我唱,让我悲伤的以为我唱歌有多难听。

  在圣域因为好战活跃和好管闲事,进宗第二天就当上了宗门管理,每周都有发放工资,还和土豪们做了朋友。土豪们用不到了的宝宝和不想卖的装备时装都有扔给我。让我的一些好友真的认为我是抛弃了某人去圣域抱大腿,哈哈。圣域的朋友们,我是你们圣极一时的时候加入的,一起和敌对作战到底,打到他们解散。然后联盟三区独大。后来,为了维护个别兄弟,我们和联盟翻脸脱离了联盟。我们一起忍耐两大宗门的欺压,一起把矛头指向昔日的盟友如今的敌人。那里也有我的好朋友,为了宗门,和他们刀兵相见。再然后,当然的寡不敌众,我们自然而然的败北,领地一块一块的失去,宗门的人也越来越少。朋友们,我们依然坚持,一起卧薪尝胆。我想反正都90级了,任务、挂机的经验对我来说已经可有可无,经常一上线就在战斗。我和你们说过,反正咱们没领地了,90级以上没有新装备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跟敌人血拼到底。再再然后啊在一起了三个月,后两个月都在和你们艰难的在并肩战斗。。。

  后来的后来啊,某半路杀出来的新来的土豪买了个特吸引仇恨的挺厉害的羽毛号,不要了,又买了个修罗号。我那时不想玩奶妈了,觉得杀人不给力,就玩了以前朋友给我的六级套的羽毛。后来某土豪就把自己不要的那个羽毛号给我玩。我拿来玩的很爽,因为吸引仇恨,四象天点个灯屁股后面能跟来一群狼,杀人灭小角色很是带劲。再后来的后来啊,有事情要离开游戏一段时间,就把号给了个信得过的好朋友,让他帮我清沧海任务和帮我打升星石头。然后就许久没有上线。然后的然后得然后,我回到游戏,回到YY,等待的是一场审判。原来那个朋友爱打架,自己的号打不过就用了土豪给我的羽毛号,也没惹事,只是在沧海打架。他们发现号不是我上的,就怒改密码。指责我拿着别人的东西穷大方。不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呵呵,好像坐成了这样的事实。许久不见,一沾电脑本想上YY对他们大喊一声“我胡汉三又回来兴风作浪了!”,话没喊出口就是等待着的冷言冷语和刻意无视。哈哈,到此为止吧,碧海青天再无我的留恋。

  在宗门 三个月的生死相伴刀山火海誓死追随,以为灭区了还会是常联系的好友的情谊,到此很不完美的终结了———为了个半路杀出的土豪不要了的账号。这是我的报应。坚决离开了那个人的报应。

  入戏不觉晓,

  江湖多纷扰。

  昨日道情谊,

  今朝径断袍。

292
网友评论